体面的A站为何走的如此突然? 留下一群二次元爱好者无所适从

AcFun是国内第一家弹幕起家的视频网站,但现在却已经无法访问,留下一群二次元爱好者无所适从。

A站经营困难的传闻在去年传的沸沸扬扬,内容无外乎A站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罚款。

融资不顺,资金链断裂;内容制作者流失,内容变现困难等。由此经常被二次元圈的人调侃:A站“药丸”。

如果资本的风向没有转移,那现在就没有bilibili(B站,目前最大的弹幕网站)什么事了。

截止到目前已经拖欠了200多个员工11月及12月的薪水,社保也只能让员工自己缴纳。

而网站的日常维护和运营依靠部分高管个人垫资,如此看来,2月2日网站关闭的原因,很有可能是A站高管无力垫资了。

2月2日那天,AcFun的官博发布消息:“我想再活500年”,并配上哭泣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像是对最近传闻的回应。

那里是北京第二大的CBD中心,周围的商业配套成熟度及其成熟,是许多人向往的理想办公地。

A站能够搬到望京得益于2015年优酷土豆的注资,在资本的推动下,A站搬离武汉,进军一线城市北京,引入职业经理人。

并试图探索二次元商业化的路径。然而截止2016年底,A站全年营收仅71万,亏损1.46亿。

巨额的亏损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有用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A站的感恩,“存活了10年零6个月,生前没收用户一分钱,是个体面的人。”

很多人将A站如今的败局归结于其创始人——Xilin,虽然Xilin一手搭建了A站,但这个创始人在A站用户圈的风评极其差劲,常被诟病不作为。

虽然Xilin在2010年以400万的价格出售A站,但A站在Xilin走后的7年间依然经历多次高层变动事件。

不过A站动荡对于外人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多次的“内斗”至少有“孵化”了两款产品:

由于内部派系斗争,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且内容稿件长期无人审理。

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9bishi(徐逸)脱离A站,创立弹幕网站Mikufans,也就是bilibili的前身,以此为无法在A站发稿的用户拥有容身之所。

而目前bilibili用户已经超过1.5亿,是国内最大的弹幕网站,其用户量和内容已经远远将A站甩在后面,据传将会在明年赴美上市。

2014年初,当初从Xilin手中买下A站的投资人决定放弃A站(传闻也是因为内部高层的斗争导致)。

并带走了其在A站孵化的产品“生放送”,也就是斗鱼TV的前身。如今斗鱼TV的估值已经超过100亿。

尽管在资本的催动下招安了不少职业经理人,但这些经理人对二次元文化并不了解,使得A站的用户流失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到现在的至暗时刻。

这些up主会在平台发布自己创作的内容,一些能够制作优良内容的up主甚至还拥有自己的粉丝。

长久以来,由于忙于内斗,A站对up主的态度并不友善,多次出现宕机等问题。

就拿之前B站的创立来说,原本创立Mikufans的初衷只是想成为A站的后花园——A站宕机时可以有备用网址使用。

同时,A站没有完整的激励机制,即便在后续出了香蕉奖励制度,up主可以通过香蕉来兑换奖品,但这一制度也常被人诟病没有价值。

而与之相反的是,1月25日,B站在微博推送了《致up主的一封信》,推出了“创作激励计划”。

也就是说B站准备拿出一大笔资金分发视频创作者们。至少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对于up主的重视程度,B站的制度远远好于A站。

不过也有对A站抱有情怀的“死忠粉,”A站的up主圈子一直流传着一句话:“AC在,爱一直在”。

在A站无法登陆后,有位于望京的媒体第一时间去往A站的总部,发现里面的仍有员工在正常上班。

有员工表示,“目前公司一部分在上班,但也有一部分不上班了。对于网站无法访问的问题,公司内部没有统一的通知。”

不过有A站的高管对外发声,A站不会死,整个资本局将在本周末迎来最精彩的高潮时刻。

虽然至今,A站仍然没有做出相应,但是从前段时间的传闻来看,拯救A站的很有可能是阿里巴巴。

从二次元市场分析,腾讯已经投资B站,已经实现“弯道超车”进军二次元市场,而阿里想在这一市场与腾讯抗衡,最好的办法就是投资A站。

根据《财经》杂志的消息,云锋基金曾跟A站密切接触,拟通过投资实现阿里巴巴对A站的控股。

并称,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对A站进行重组,占股将超过20%。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A站的融资并不顺利,据传是A站背后的大股东并不愿意阿里系控股A站。

其背后的原因是当年优酷土豆入股A站时已经获得了18%的股权,如果这次云锋基金再次入股,那么阿里系将会威胁到大股东的地位。

但是时间是最无情的,无论创造过多少“曾经的美好”,一阵忙碌后,最后剩下的只有所谓的情怀,以及那句评价:“AC娘生前是个体面的人。”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