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4本不拘一格的网络小说愿君远离套路文解决书荒美滋滋

  书荒友友们,大家好!又到了日常分享小说的时刻了。我们看小说的目的,就是让心情得到放松。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每本都是高分精品。

  简介:被封印了八百年的婴儿终于苏醒 “我心逍遥,我道逍遥,若无逍遥,我以我剑铸逍遥”—————?武天

  对于逍遥派发生的事情武天是一点都不知道,此时的武天只是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房间的桌面,桌面上正静静的放着一本书,这本书的封面一片空白,没有一个字,让武天震惊的原因是这本书正是红尘老人给自己,自己却没有要的所谓的两大神通

  看着桌面上的书,武天缓缓地皱起了眉头,自己的神魂虽然无法像修士一样外放,但有人进自己的房间自己多少也会有一些感应,哪怕是种道境的小颖进自己的房间自己都会有感应,可这次自己竟然一点感应都没有

  唯一的解释也就他的实力强到了自己根本无法感知的程度了,想了想,武天苦笑着摇了摇头,此时再下楼找他也一定找不到了,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做什么无用之举了

  只是开篇的七个字就吓的武天手一抖,差点把书扔在地上,幽幽一梦八百载,说的不就是自己被封印了八百年吗?这世界能知道自己被封印了八百年的应该就岁尘子和血狼才对啊,虽然当初是当着方笑的面封印的,但红尘封印是天庭秘术,方笑也不应该知道才对,可如今竟然出现了第四个知道的人,这怎么可能?而且他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他也一定知道血狼和岁尘子与自己父母的关系了,这要是被公布出去的话那就麻烦了,毕竟当初武战就是为了预防方笑,所以都是和血狼岁尘子秘密交往的

  ‘身外化身,天下十大神通之一,可分化出一具与本体实力相当的分身,如果材料够强,甚至可以分出一具比本体更强的分身,分身具有一定悟性,可自主成长,且无反噬,分身本体合一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此乃天庭不传之秘,修成之后不可为恶不可外传,不然无论天涯海角,天庭必将此神通收回!’

  这短短的简介却让武天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分身很多人都会,只不过他们的分身几乎没什么作战能力,比如岁尘子,在等武天的八百年里岁尘子便留了一具分身在逍遥派,因为分身的存在,所以岁尘子只要回到逍遥派,和分身融合之后便可以知道这八百年间的一切事情,可战斗力却几乎没有,这是因为分身很难拥有太强的战斗力,而且一但有了战斗力便极其容易反噬主体

  这一页虽然主要是在介绍身外化身的神通,但也给了武天一点其他的信息,那就是最后写的这是天庭的不传之秘,既然是天庭的不传之秘,那红尘老人是怎么得到的?唯一的解释好像就是他就是天庭的人了,可他如果是天庭的人,那为什么不去对付方笑?方笑可是把天庭派来的正牌神使给害的生死不知了啊!能想到的解释貌似就是他的实力没有方笑强了,可不说其他,便是他给自己的这一个身外化身的神通便可以说已经逆天了啊!

  既然想不通那便先不想了,翻开第三页,看着一片空白的书页,武天嘴角一阵抽搐,不是吧!写的这么厉害难道就是为了忽悠我?可不应该啊!能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怎么可能是江湖骗子!难道是无字天书?想到这里武天又连忙向后翻去,如果这真的是一本无字天书的话,那第二个神通是显示出来的还是没有字?如果是显示出来的还好,可如果没有字的话那自己怎么知道是什么神通?而且这无字天书的触发条件武天都不知道,那怎么修炼…..

  很快武天便翻过去了一半,可还是没看到第二个神通的介绍,三分之二过去了还是没有,这让武天不禁怀疑到底有没有第二个神通?有的话是不是真的是无字的,就在武天翻到四分之一的时候终于有字了,不过武天此时却反而希望第二神通是无字的了,毕竟一个占了四分之三,一个只占了四分之一,想也知道这个神通和身外化身比相差甚远了

  ‘剑遁,遁法神通,以身化剑,以剑遁行,勉强跨入神通行列,领悟之后可传授他人,此两大神通启灵后可自然领悟,无需修炼’

  光看介绍就能看出剑遁与身外化身的差距了,不过既然是神通,那就一定不会差了,毕竟自己还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神通,哪怕是逍遥派最强的逍遥行也不过就是秘法而已

  虽然剑遁明显不如身外化身,但最后一句话却让武天知道了这本无字天书要等自己启灵以后才能修炼,只不过上面说的不用修炼,可自然领悟是什么意思武天不是很明白,毕竟不修炼怎么领悟?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虽然这个老头搞得神神秘秘的,但是这本神通秘籍是真是假都还不一定,一切都要等自己启灵之后才能知晓

  看着自己手中的书,武天想了想便把它揣进了怀里,根据红尘老人能无声无息的把这本书放进自己屋里的表现来看,武天还是很愿意相信这两大神通是真的的!

  因为自己怀里揣的神通太厉害了,所以武天激动的一晚都没睡,所幸武天也不是一般人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正聚集在大厅里吃着饭,风念影突然放下了碗筷,看向大家道

  “两天以后幻天森林有一个任务,是猎杀一头风虎兽,我已经接下了,大家这两天准备准备吧!”

  “风虎兽虽然是怪兽,但它的实力已经极其接近一级妖兽了,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是它的对手,虽然小余是武道巅峰的高手,但他的能力有多强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也根本没办法配合他,这样贸然前去很容易让我们团灭的!”

  王猛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也是这个意思,众人中也只有白雪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并且还在吃

  “这次的任务说是给我们大家接的,其实不如说是给小余自己接的,小余是武道巅峰的高手,就算我们知道他的能力也是没法配合他什么的,境界向来是一步一登天,无论是修行还是修武都是一样,差距太大了,我们帮不上他什么,我们能做的就是趁着此次任务尽量让小余融入我们的队伍而已!”

  武天的眼神闪了一下,看了风念影一眼,显然,风念影接这个任务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锻炼实战能力,毕竟猎豹佣兵团的团长也是武道巅峰的境界,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找来了

  “小余毕竟是武道巅峰的境界,就算是不敌风虎兽也是可以逃掉的,所以大家不必担心他的安危,现在我们需要想的应该是我们自己的安危才对,好了,此事便这么决定了,吃完饭便回房间休息吧,两天以后大家出发!”

  虽然大家都听到了白雪的话,可哪怕是白玉也没有理会白雪,看没人理自己,白雪只好低下头对着饭菜发泄不满

  饭后众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对于武者来说调息休息个两三天好保持巅峰状态也是正常

  回到房间后武天并没有休息,只是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己因为体质的原因,无时无刻都是最强状态,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调息休息,至于精神上的状态,凭武天能登上血塔十层的实力,他还真不把怪兽放在眼里

  就在武天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对此武天也没表现出意外,只是对着门外说了一句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风念影,此时的风念影正穿着上次穿的紫色衣裙,和上次唯一不同的一点便是她的头上戴上了武天送给她的发簪并且手中拿着一个东西,因为被包起来了,所以武天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白了武天一眼,风念影也没生气,而是款款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并把包裹放在了桌子上

  “锁门有什么用?这种门就算是个普通人都能一脚踢开,而且一般别人进来我都能感知到,如果我感知不到,那我就算醒着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听着武天的话,风念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起身缓缓打开了自己拿来的包裹,包裹被打开后武天才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里面是一件内甲,内甲不大,但却可以护住要害部位,只不过这件内甲武天怎么看怎么像是女人的东西

  看到武天一会儿看看内甲一会儿看看自己,风念影的脸一下红了起来,眼神也变得闪躲了起来,一副不敢正视武天的样子

  “这件内甲是我花费重金请一位炼器学徒打造的,虽然只是炼器学徒,但那也是相对的,他是天师中的炼器学徒,虽然打造的这件内甲没有品级,但也可以做到刀枪不入了,天师以下的人很难攻破,只不过我并没有和武道巅峰的人交过手,所以不知道对武道巅峰有没有用处,过两天我们就要去对付风虎兽了,到时候恐怕需要你独自面对风虎兽,有一件内甲你也能安全一点”

  说完风念影便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走去,见到风念影想要离开,武天连忙来到了她的身后并抓住了她的手

  这时武天才意识到不妥,连忙松开了手,毕竟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见风念影有些委屈的表情武天便知道,她一定是以为自己在嫌弃她,只不过在这之前武天还真没想到风念影也可以和白雪一样这么小女人,不过现在可不是瞎想的时候,武天连忙解释道

  “这件内甲对我没用,之前风姐你也说了,境界这东西都是一步一登天的,武道巅峰其实已经与启灵境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所以这件内甲给我根本没什么用处,你自己穿着就好,我虽然是武道巅峰,但也无法面面俱到的保护你,所以请用这件内甲保护好你自己!”

  说着武天便将桌子上的内甲塞到了风念影的怀里,而风念影则又像上次一样,迷迷糊糊的离开了武天的房间!

  在柳老和血袍男子最后一击对攻的时候,离蓝水城不远的郑逍遥便是察觉不对,脚步不由的快了几分。

  但是身边郑怜儿不过是个普通人,哪里走的快,郑逍遥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瞧着远处的蓝水城,抱起郑怜儿,运转身法便是急速靠近。

  等着二人来到了这蓝水城外不远,便是瞧见这蓝水城中一场巨大的爆炸突然响起,火光在这夜色之中宛如明日,郑逍遥灵识疯狂的涌出,向着前方探去,但是没有抵达这地方。

  再次看着火光所在,发现大概在穆氏的位置,心中更是焦急,也顾不得灵力的损耗。

  将郑怜儿放在自己的背上,手中结出几道灵印,气海之内本就不多的灵力迅速涌出,雷霆之光闪烁在其背后,借着灵印的作用,瞬间便是汇聚成为了一对雷霆之翼。

  郑怜儿看着这一幕,心中大惊,但是其也瞧见了郑逍遥此时的急色,加上刚才的爆炸,其心中也是明白前方城池之中郑逍遥熟悉之人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安静的呆在郑逍遥的背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郑逍遥凝聚出双翼之后,便是控制灵翼扇动,浮空向着穆氏急速冲去,灵识始终外放而出。

  灵识朝着大坑之下涌去,突然一股火焰像是察觉了什么,朝着郑逍遥灵识涌来,不等郑逍遥反应,便是缠绕其上,一股灼烧之感传来。

  郑逍遥脸色大变,心中焦急,手中灵印结出,脸上浮现一抹痛苦之色,但是速度却是再次涨了几分。

  穆天听见空中有声音,连忙抬头,当看见郑逍遥之时,眼中又是一股泪水涌出,朝着郑逍遥说道:“逍遥哥哥,柳爷爷没了,小天最后一个亲人没了。”

  郑逍遥没有说话,落在地面之上后,将郑怜儿放下,看都没有看穆天一眼,神情凝重,紧闭双目,灵识朝着坑中涌出,像是搜寻着什么。

  穆天见此,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是没有继续探究,回过身体,看着坑中,手里抓着一块衣物碎片,那是柳老的。

  郑逍遥背上的郑怜儿看着穆天,又看了看郑逍遥,脚步轻轻的来到了穆天的身边,蹲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少年,郑怜儿心中想到,这就是逍遥哥哥说的穆天吗?的确很可爱呢。

  手掌伸出放在郑逍遥的肩上,想要说一些安慰的话语,但是却是怎样也说不出口。

  这样的经历他体验过两次,父亲和母亲离去之时自己也是这样,那时候自己很害怕听见安慰的话吧。

  穆天感觉有人轻拍自己肩膀,抬起小脸,其上满是泪水,本满是灰尘的脸上被泪水冲刷出几道痕迹。

  少女的脸上露着笑容,温暖着穆天此时悲痛的心,看着看着,心中的伤痛仿佛少了几分。

  郑怜儿看着少年,知道此时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将少年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上,温柔说道。

  郑怜儿没有不满,一件衣裳而已,当初自己也是这样靠着逍遥哥哥才挨过那段日子吧。

  没有理会旁边的一幕,郑逍遥全神贯注的用灵识在搜寻着什么,此时大坑之中的火焰渐渐微弱,郑逍遥眼中一抹焦急浮现。

  郑逍遥的神魂悬浮在大坑底部上方几分,神魂双眼猛的睁开,右手结着灵印,神魂之力从小人的身体之中疯狂涌出。

  火焰终是抵挡不住,脱离火海,朝着空中紫色宝瓶冲去,进入其中之后,郑逍遥手中灵印忽然改变,动作也是更快了几分。

  紫色宝瓶光芒大放,向着火焰笼罩而去,在紫色光芒照射之下,火焰之中仿佛惨叫传出,十分的痛苦。

  一炷香的时间慢慢过去,紫色宝瓶之中火焰消散不见,里面有着一个虚影,观其面貌,恰是柳老无疑,只是身形虚幻透明,不细看,只会觉得其中空无一物。

  再观郑逍遥的神魂之上,小脸之上满是疲惫,身形变得虚幻,凝实之景荡然无存,浑身上下都是透露着虚弱姿态。

  细细感受,境界飘忽不稳,竟是险些落下实境,这郑逍遥本来就是借着造化天劫突破实境,比起寻常实境神魂本就弱了几分,这次为了救柳老一丝残魂耗费如此之大,若不是深处那一缕仙魂之基,换做旁人,此时早已是掉落虚境之下。

  神魂小人的脸上凝重散去,扯出一抹笑容,长出了一口气,身形飘起回到了郑逍遥识海之内,闭着双眼,沉寂了下去。

  大坑之上,郑逍遥本身随着神魂的回归,亦是睁开了双眼,眼中浓郁的疲倦消散不开。

  感受了一下神魂的状态,苦笑了一下,但是没有一丝的后悔之色,若是重来,郑逍遥也会如此,况且如今虽然神魂境界动荡了几分,但是不还是没有跌落吗?

  只是暂时不能在使用了罢了,同时心中也是一阵的后怕,还好自己忍住到突破灵士之时,若是早早的开辟识海,怕是借着天劫也难以突破实境,而若没有实境,柳老这最后一丝存活机会也就荡然无存。

  对于柳老,郑逍遥是极为尊敬的,加上其又是穆天为数不多的亲人,郑逍遥也不愿看起魂飞魄散。

  目光看向悬浮在大坑之中的紫色宝瓶,右手轻轻一招,宝瓶便是轻飘飘的飞向了郑逍遥手中。

  借他人之魂修自身之力,将修者的神魂收入瓶中,炼化意识杂质,成为纯净的灵魂之力,供人修练。

  这是当初郑逍遥灭杀一位邪修从其储物戒中寻得的方法,那人凭借此术,屠了无数修士凡人,拿其魂魄修练,郑逍遥和其他修士组队灭杀其的时候,修练此术不足五年,但是神魂境界却是到了化境后期。

  那时郑逍遥修为算不得强,其一道神魂攻击落下,神魂实境以下修士便是全部惨死,实境的修士也是大半丧失力量,七窍流血,重伤昏迷。

  最后只有郑逍遥一人活了下来,并且从其储物戒指之中找到了这本邪修灵决,为其的强大大感吃惊,但是郑逍遥却没有失去理智,只是将其当作寻常对敌之法,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用出。

  此时用出,当然不是想要将柳老神魂炼化,其中的炼化之力和邪性被郑逍遥牢牢的压制住。

  此时看着这炼魂瓶,郑逍遥又是犯了难,这术法总要散去,柳老的残魂如何处置。

  郑怜儿的目光一直停在郑逍遥的身上,见起转过身体,秀手伸手一根手指在嘴边,做了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穆天,摆了摆手,示意郑逍遥别说话。

  郑逍遥微微一笑,暂时停了询问穆天的想法,手中一番,炼魂瓶消失不见,准备等起醒来再说其它。

  心中轻松下来之后,郑逍遥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凝视,不是灵识,若是灵识郑逍遥早就会察觉。

  识海之内灵识疯狂涌现,神魂陷入沉寂,连灵识也弱小了几分,往日能够覆盖方圆千米的范围,如今却只能勉强看清方圆七百米之内。

  灵识一米米的向外扩散而去,没有结果,郑逍遥眼睛一凝,竟然能够蒙蔽灵识,隐藏灵技了得。

  简介:你们为什么要成为灵者? 为了富家一方, 为了权倾四海, 为了被别人仰视, 为了左拥右抱,享受人世繁华。

  “千里冰封,彻底爆发吧”,易生朝着鬼耳微微一笑,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寒气从易生体内迸发而出,随即一股难以言喻的狂暴寒气如潮水般,向鬼

  望着被冰封的鬼行甲马,易生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缓缓的倒了下去,被寒气侵蚀的躯体逐渐僵硬。

  “易生。。”鬼耳失魂落魄的高呼一声,连滚带爬的来到易生身边。项左、项右也赶忙围了过来。

  “鬼耳,他。。,还有救么”,望着气息渐渐若去的易生,向左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为了他的毁灭之锤,为了鬼耳的鬼行甲马,易生义无反顾的踏进了鬼门关两回,这种情义如何能不让人震撼。易生为他们一而再,再而

  “他体内的寒毒已经彻底爆发,想要救他,只有一个办法了”。鬼耳颤抖的站起了身,一股让人心悸的绝然,从鬼耳体内散发而出。

  鬼耳紧走了几步,来到了被困的鬼行甲马面前,一把将蓝色灵符鬼行甲马攥在了手中。低头嘀咕了几句,鬼行甲马便隐入了鬼耳

  “我说顾老哥,你这有点不仁道啊,无根之火是我们先发现的理应归我们,何况咱们本就是一家人,你又何必跟我抢呢”。艾东战盟豹堂堂主

  在大殿深处,一个镶满玉石的殿厅,殿厅尽头是一间四方形的密室,密室的墙壁全部由水晶研磨镶嵌而成,透亮无比,从外面透过墙壁直接能够够

  此刻,密室内放着一个圆型的大理石台,台子上方竟然飘着一团白色的火焰。密室的门也用水晶制成,此刻正紧闭着。

  有着两支身穿相同服饰,但服饰颜色却不相同的队伍,在队伍前方,两名老者争执着。

  “此言诧异啊,腊老弟,你我虽同属艾东战盟,但是咱们鹰、豹两堂的财务向来是各算各的,让给你,我跟下面的兄弟们可不好交代啊,

  何况这肯塔尔遗迹的消息可是我们鹰堂先得到的消息,告诉你们豹堂的,你们已经在这里得了不少好处了,这无根之火,还好意思跟我

  “我说顾老哥,你不会是想跟我切磋切磋吧,你们鹰堂可不是我们豹堂的对手”。

  “无根之火是我们的,你们谁动谁就得死”。正在艾东战盟两方堂主喋喋不休之时,三道人影迈着大步,缓缓的走了进来,三人脸上挂着毅然的表

  情,那种势如破竹,视死如归的气势,让众人心中不禁一颤。其中一名汉子肩上扛着一名身穿黑色长袍,陷入昏迷的少年。

  “呦呵,艾东战盟在此,竟然还有敢来砸场子的了”。腊修邦眼睛半睁,面露狰狞的说道。

  “就凭你们三个,外加一个半死不活的,就想来挑战我们艾东战盟鹰、豹两堂”。顾弘业显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暗起了波澜,那黄铜魔像的威力他们可领教过,进去的人没一个能够活的出来,他们何尝不想要这毁灭之锤,奈何实在是无法

  制服那黄铜魔像,死伤了那么多兄弟也没想到办法,只好作罢。仅仅只是三四个人就能取走这毁灭之锤,显然他们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

  “老顾,看来咱两们虎豹两堂得联手了,解决了他们,咱在说无根之火的事,如何?”腊修邦望着顾弘业说道。

  “那是自然,咱们兄弟一向一致对外。等拿下他们,无根之火,毁灭之锤,兄弟让你先选”。顾弘业望了一眼项左手中的毁灭之锤,开口道。

  “我带易生过去,你挡住他们”。鬼耳来到了项右身边,接过昏迷的易生,放到肩上说道。

  “好快的速度,这是什么身法”。腊修邦睁大了眼珠,满脸的骇容,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

  不理会众人,鬼耳小心的将易生盘坐在大理石台上,浸入到了那团白色的火焰之中。

  “一群蠢货,还愣着干嘛,快,给我上,把无根之火给我夺回来”。顾弘业也急眼了,辛苦了准备了这么久。眼见到手的东西却要飞了,顾弘业

  但是它却能融化万物。就算千年寒铁,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这也是鬼耳当初为什么自信的跟易生说这无根之火是天下寒毒的克星。

  侵入到无根之火中的易生盘坐在石台之上,火种透过皮肤朝着灵脉涌去,一丝丝寒气被无根之火逼出,无数水雾从易生体内冒出,袅袅

  “想进去,先问问你左爷爷同不同意”。项左一锤打飞了一名冲上前来的灵者,厉声喝到。

  一波波朝他们涌来的灵者还是让项家兄弟感到双拳不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金刚庞大的身躯不停的挥舞着毁灭之锤,在艾东战盟的灵者中来回穿行,碰到的灵者,非死即伤,仿若末日阎罗,渐渐控制住了局势。

  “哪来的怪胎,真是邪了门了”,顾弘业也被眼前出现的金刚吓了一哆嗦,他毕竟见多识广,知道这突然冒出的黑猩猩肯定跟那两个胖子

  “这是。。”,易生难以置信的望着将自己包裹的这团白色火焰,易生感觉到磅礴的灵气正从白色火焰中冒出,向自己的体内的

  灵脉中钻去。不仅补充了自己的灵力,驱除寒毒,而且易生够清晰的发现,自己的实力,正以恐怖的速度向上攀升,这火焰是

  易生自然也发现了外面的打斗,发现了变成逐日金刚的项氏两兄弟,但是刚才为了束缚住鬼行甲马,易生体内已经没有了半点灵

  “快,腊老弟,别藏私了,赶紧把你的宝贝拿出来吧,一会人都折没了”。望着倒下去的一批批的人,顾弘业心疼着说道,这可是自己

  咬咬牙,腊修邦从怀里摸出了一把五颜六色的彩旗。这把彩旗可是他世代祖传的灵气,名字叫做逍遥幡,逍遥幡是他的镇堂之宝,只是

  这逍遥幡每次使用所需的药材、灵石太多,花费高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腊修邦可舍不得用。

  “万旗阵”,望着望密室中的无根之火,再望望项左手中的毁灭之锤,腊修邦将手中的彩旗一扬,高声喝到,能够得到它们,也够本了。

  一股灵力从逍遥幡中射出,场中顿时出现在数百把颜色各异的旗子。艾东战盟的几十名成员瞬间跳到旗后,消失不见。

  “去死”,一个灵者突然从逐日金刚背后的旗子中冒出,操着手中的铁棍砸到了逐日金刚的大腿之上。

  “哎呦,快,你个呆子,回头啊,在后面”。项左痛的惨叫了一声,开口道。逐日金刚赶忙转身,朝着袭击的灵者追去。

  简介:图画神兵,谁与争锋? 图画英雄,千古豪情。 图画妖兽,天地沸腾。 图画佳人,倾国倾城。 草尘做笔,书写星辰日月。 凌空点指,泼墨江海山河。 命轮笔下,天地可出!

  九道无法防御抵抗的冰剑攻击,平地而来,气势如流影之力,剑气覆盖之中,就连擂台下的众人依稀感觉到寒气逼人!这般强大真气,已经超过了命轮境的范围,最强之招也无法与之抗衡!

  九斩流之下,暴雪都被削断成一条轨迹,青石无法抵抗只能闪躲,在竹林重新窜出之时,五道身影接连闪烁,身后五个影子逐一交替,残影化成影线,根本不见本体踪迹!

  这一幕直接让雨族看傻了眼,十五日,从对滕竹步一无所知到五竹闪,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九斩流贴身而过,速度极快瞬息而来,就算是拥有滕竹步这等身法,也被不在一个等阶的真气压迫下施展不完全,第八道斩击削断几根发丝,最后一道斩击,在手臂上留下一道细小伤痕。几滴鲜血,落在飘零的骨火之上。

  青石心惊胆颤的站在冰天雪地里,看似很简单躲过九斩流,却不知每次都凶险无比,一沾定然毙命。

  第二招无果,上官宇脸上挂不住了。命轮五齿的家伙,三招要是在做不掉,定会被别人笑话。

  冰晶印记,逐渐弥漫在额头之上。一道冰晶,化为一齿,真气弥漫而上,最终九齿冰晶现!上官族特有的寒冰命轮,散发着白金之光!

  群众的目光,永远都在压制对手的那人身上。上官宇全力开启,冰晶密布大雪纷飞!额头上命轮白金闪耀,浩瀚真气喷涌而出,相比青石的真气小池,他的命轮如河流一般宽广,这便是真知境!

  眼见他释放出如此强大真气,青石连忙在度凝聚命轮笔!一道线条出现之时,又度崩碎!

  真气差距下自己最强的平影画术无法使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身体行为,也无法用平面操纵空间!且对方真气充盈身法剑术皆不凡,好似这场战斗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

  被冻结的细剑好似冰晶之体,散发着极寒之力,挥舞而下之时,比武台之上顿时弥漫着大量冰残影!

  台下看去,这片地方已经被上官宇的寒冰真气笼罩,青石的青色真气被压得难以出来,一模一样的冰影凌乱的浮现在空中地面,在暴雪纷飞中划出一道又一道极强剑气!

  平影画术中唯独这招能用,真气压制线条无法融合环境,只能对着自身影子描绘!

  就在刚被影子取代身置时,所站之地竟有数十个冰刃剑气冲过,将影子割裂成数几十个之多!青石成了一张剪纸平与地面,身体冰冷,就连命轮也受到寒冰干扰!

  拍着胸口转移归位,平影画术的挪影术坚持不了多久,眼见剑气攻击和残影犹在,青石不在犹豫,抽出一把细剑!

  雨族剑法算是普通入门,但十五日以来生死厮斗下精进不少,外加真气特殊,一道道青色竹叶弥漫在空间之内!

  顿时场面混成一团,两色真气交叠在一起,竹叶影与冰雪霜冻大面积席卷,擂台上不断出现裂缝!

  青石剑术杂乱无章但凶狠无比,实战修炼下的技巧,每招都在要害之处,上官宇身法极强,且那种攻击根本不够看,真气差距太过明显。

  “胜负很快就出来了。青石剑术不错,但诛灵判可不是光比拼剑术的。以真气为源,一方耗尽算是失败。根本没得比。”

  武台上上官宇甚至未挪半步,只是简单挥动冰剑,超强剑气就压得青石喘不过气来,同阶之中,他凭借流影画术能玩死对手,但越阶还是太过勉强。

  剑术比拼下,身体上伤痕越来越多,衣服变得破破烂烂,划痕中流出的鲜血,几乎是瞬息间凝结成冰血,看起来无比狼狈。

  然而空间微微爆鸣一声,上官宇仅仅抬起双指,便将这斩击接下,寒冰真气运作中,又度成了冰竹。

  抓住这次机会,双指变幻为无比坚硬的冰刃,在青石无法防御和闪躲后退的道路上刺出!

  毋庸置疑,冰凌指刺穿青石护体真气,穿过血肉与胸前留下血洞。寒冰之力顺破口涌入,体内经脉骤然结冰!

  血液就这么在血管中凝成冰渣,气息若有若无。冰之力干扰下,护体真气破碎下,皮肤之上也在凝聚冰霜,嘴唇也成了冰白。

  上官宇冷漠的抽离手指,一滴鲜血结冰,那个血洞如同风穴,冰力涌入正在冻结体内一切!

  雨萱看的心头一紧,这么大的真气差距,想要取胜几乎不太可能。且上官宇也知诛灵判的重要性,一开始便拿出全部实力,不给丝毫拖延时间的机会。

  青石应声倒地,鼻息喘出白雾,全身上下以肉眼可见之速凝结冰霜,命轮中的真气散速加快,这种状态撑不了多久真气便会消失一空,那时也宣告了诛灵判的落败!

  剑尖指着倒地冻僵的青石,如审判之语,“十五日之前,就该想到这个后果!受死吧!”

  细剑划过,劈山断流的真气竖斩而出,冰雪席卷凝聚出一把巨大剑刃,长约十丈!特性真气下,力量增强了无数倍,如同都能将这个城池劈开一般,冲向毫无反抗之力的青石!

  剑刃带着毁灭之意斩下时,宣判了青石死刑!然而也是此时,忽然间凭空冒出几个兽类!

  它们用牙齿拉着青石,随后将其托在背上一跃而起,紧接着一头鹰兽飞来,将其接应到空中!

  巨大剑刃直接毁了石质比武台,超强斩击落在观众席位上,好在众人各自身手不凡,以自己力量或是身法相抗,寒冰真气在度扩张一圈,将擂台四周萦绕起来,六伏天顿时如同寒冬!实力稍逊的如置身冰窖,冷的全身颤抖!

  它们看起来跟普通兽类有些差别,好像简笔画一样只有代表兽类特性的部位,那那股凶悍却没有改变。

  乾坤画术失传已久,近乎万载的时间早已让众人差不多忘记了这种神乎其技的秘术,看不明白也在情理之中。

  众人摸不着头脑时,雨萱松了一口气,刚才太过凶险,还好百兽图有机会出手,那么时间拖得越久,对青石越有利。

  以上小说是小编给大家推荐的,希望书虫们能够喜欢,如有好的意见建议,欢迎评论告诉我,我会慢慢改进的,今天推荐就到这里吧。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