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与战友一起逃离过狼群的追赶也曾仰望过沱沱河站的浩瀚星河……”

我叫崔彦明,现任青海省西宁铁路公安处安检查危支队副支队长。2022年5月25日,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青藏铁路公安局沱沱河站派出所荣获“全国模范公安单位”称号,郑天海、欧睿、沈卫平三名同志分别荣获“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称号。这是青藏铁警的无上荣光,也体现了公安部铁路公安局党委对雪域高原民警的关心厚爱。作为一名2017年同样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的民警,我既为全局英模典型不断涌现的正向氛围感到光荣和自豪,也更加深刻的感受到英模典型的精神传承对于提振队伍、鼓舞士气的重大意义。在我29年的从警生涯中,之所以能够得到组织和大家的认可,不仅仅是个人的辛苦付出,更离不开英模精神的激励鼓舞。

所以今天,我想讲讲自己的从警历程,和战友们一同在故事里探寻和思索应当如何赓续传承好伟大的公安英模精神。

1993年夏,我自部队复员后分配至格尔木公安段连湖站派出所。尽管出发前我自认为已经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现实却还是给了我一记重拳。办公条件艰苦、自然环境恶劣,除了密密麻麻、嗡嗡作响的毒蚊子,方圆几公里内人烟稀少。毒辣的日头下,我远眺着蜿蜒曲折的线路,心头百感交集: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这份工作我究竟能干多久?就在我思绪摇摆、情绪波动的当头,是我的所长和战友们给我喂了一颗定心丸。他们扎根沿线、不惧艰苦、默默奉献的精神像是一声号角吹醒了我。在部队里,我们常喊的一句口号叫吃苦耐劳,为什么真正面对困难的时候这种勇气却荡然无存?我深感惭愧,也意识到和同志们相比,个人的精神境界有些狭隘。在之后“比学赶超”的日子里,我渐渐发觉,这种精神引领着我、感召着我,让我逐渐缩小了和大家的差距,也因此被调入公安段汽车班工作。

当时,抽调我的领导曾说:“之所以让你来,看上的就是你的刻苦敬业!组织希望你,也相信你一定可以胜任!”而我也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没有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驾驶技术薄弱,我就利用好每一次出车的机会积累经验;维修能力不佳,我就积极主动向本单位和站段的老司机师傅请教,留心观察着、思索着他们应急处置方法,通过干中学、学中炼,一来二去,自己的驾驶水平有了质的飞升,也慢慢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驾驶能手,开始当师傅、带徒弟。面对年轻民警,我恨不能立刻马上将自己的全部+驾驶经验倾囊相授,让他们以最快速度适应驾驶岗位,但实际上,我还是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稳,因为这是我能教会他们的第一课,只有稳扎稳打,才能确保安全无虞。“传帮带”的过程也是我们相互学习的过程,我也开始学着思考,我可以为别人带去什么样的影响?

2001年6月29日,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青藏铁路格拉段正式开工,由此开启了一段铁路建设史上的传奇。我和我的战友们在这条雪域天路上经受住了一次又一次坚与险的考验,在血与火的洗礼淬炼中,我们变得更加成熟、更加担当,也更加懂得了献身青藏铁路公安事业的伟大意义。

因工作需要,那时候我每月都会多次驾车往返格尔木和不同的建线点之间,有时是陪同领导检查工程进度、收集基础资料,有时是为驻守分散点的战友们和武警官兵配送物资。

毫不夸张的说,我亲眼见证了这条天路的雏形以及后期的建成通车,也和山上的同志们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其中,最让我感难以忘怀的,便是原治安巡警大队的教导员魏树忠同志。他是一名老党员、更是一个好大哥。记得2004年4月的一天,我和他一起去给山上的驻守点送补给,初春的格尔木满眼新绿,我们二人有说有笑,心情也如高照的艳阳那般明快,哪知道车子刚刚驶进西大滩,天气陡然变得诡异起来,先是狂风大作、漫天黄沙,不多时冷风猎猎,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气温骤降,路面很快结上了冰霜,车轮也变得不听使唤起来。我透过挡风玻璃努力看向前方,但寒风裹挟着雪花四处乱飞,挡住了我的视线,雨刮器左右摆动,亦如我慌张的情绪,我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上山时的情形,当时的我自恃年轻,对旁人的提醒不以为意,没想到山上严重的高原反应将我打了个措手不及,许多片段都回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恶心、呕吐和无休止的晕眩,晕眩!

我努力将思绪拉回,但那种熟悉的晕眩感又再次袭来,一时间,心跳攀升、呼吸急促,我感觉自己握着方向盘的手轻飘飘的,两只胳膊像是不属于自己似的。就在这时我听到魏教导冷静的提醒:“小崔,别紧张!把好方向,我帮你看路!”我侧眼看了看他,还好,魏教导一脸坚毅,死死盯着前方的路面,不知怎的,我悬着的心似乎被一双大手稳稳地托住了,心口也莫名的顺畅起来,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操控着方向盘向前开去。

拜糟糕的天气和复杂的路况所赐,原本四五个钟头的路程我们整整开了近十个小时,天黑了下来,魏教导当机立断,带着我在沱沱河铁路玉峰公司的小招待所住了下来。紧绷了一天神经的我刚刚躺下,就感觉到浑身不对劲,骨头酸疼不说,鼻子里呼气吸气都堵得慌,胸口疼痛憋闷,牙冠紧咬咯咯作响,我把被子从头裹到脚并蜷成一团,却还是冷的心里难受,想下床去再拿一床被子取暖,却手脚绵软犹如掉进水里一般,怎么也使不出力来。恍惚间,有个人凑近我问到:“难受的很吗?来,张开嘴!”似乎有什么东西送进了我的嘴里,温热的液体让几欲作呕的我好受了许多,勉力睁开眼睛,看到的也不再是一撮一撮让人目眩的白花。我的气息逐渐调匀,慢慢睡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当我醒过来时,才知道是魏教导救了我一命。凭着丰富的经验,他一眼看出我这是患上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于是立刻找到附近的兵站为我找来了救命的氧气,并拿出随身携带的抗高反药物给我及时服下,这才避免了情况进一步恶化。只有亲历过才觉得后怕,我靠在被垛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不由得红了眼眶,“谢谢你,老哥!”而魏教导却是憨厚一笑:“都是战友,不用客气。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这次经历给我深深的上了一课,也让我真切的感受到,已经驻守和未来即将奔赴格拉线的战友们,他们所要直面的将是多么严酷和恶劣的环境,若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顽强不屈的品质和迎难而上的拼搏精神,单凭血肉之躯,是难以守好这条政治线、生命线的!

后来,我和魏教导又有过几次上山的经历,这些都成了日后人生中美好的回忆。我们曾一起驾车逃离过狼群的追赶,也曾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腊月里为抛锚的车辆更换轮胎,更在落日余晖下共同领略过昆仑山口的壮美风光。在他的身上,我看到、学到并且体悟到了第一代沱沱河人“铸忠诚警魂、守生命禁区、护雪域天路、保一方平安”的大无畏奉献牺牲精神,而这种精神在此后无数个日夜中感染着我、激励着我、鼓舞着我,使我有勇气直面全部的困难,有决心战胜所有的挑战。

2005年12月31日,正在工作的我突然听到一个噩耗——魏教导在巡线期间,途经昆仑山口时,因路面结冰导致车辆侧滑失控,身受重伤。我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往医院,当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老大哥,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后来,由于伤势过重,魏教导没有被抢救过来,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3岁。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证了身边战友的离去,也瞬间懂得了在生死面前,所有的言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变得沉默寡言,大家都说我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会经常想起魏教导,想起我们工作的点点滴滴。每次我驾车经过昆仑山口,都会在他负伤牺牲的地方鸣笛致意,表达我的哀思;在沱沱河站的夜空下,我也会仰望美丽浩瀚的星河,幻想着魏教导会否也化作了一颗星,在天上遥遥远望着我们;但我想的更多的,是怎样才能回报他对我的帮助和教诲。

自那时起,只要有上山的任务,我总是第一个报名。面对大家的不理解,我微微一笑不予解释。2006年青藏线通车前夕,公安保卫任务繁忙,警卫工作更是紧张忙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我就像高速旋转的陀螺,驾驶着汽车在大山大水间奔波,经常几天几夜地连轴转。有时开着车犯困了,我就用使劲掐大腿的方法集中注意力,实在不行就吃辣椒、喝浓茶让自己保持清醒。当遇到铁路线距离公路较远的时候,我就想办法把车尽量开得离目的地近一些,让本就辛劳的同志们尽可能少走点路。最忙的一次,我用时近40个小时,往返行程2000余公里,赶在进藏列车到来之前,平平安安将十多名同志送达岗位。

2006年7月1日,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正式通车。望着徐徐驶出格尔木站的列车,我的内心百感交集,像是卸下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但我也清楚地知道,线路延长意味着责任加深,而责任终与使命和考验紧紧相系,前路愈险,愈是要沉下身子、凝神静气、踔厉奋发、迎难而上。

此后,青藏铁路公安保卫任务的标准越来越高、要求越来越严、责任越来越重、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我却没有一毫半分的懈怠,坚持在点滴细微,一言一行中落实“稳、准、细”,以娴熟的驾驶技术圆满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安全保卫任务,被授予“十大天路铁警”荣誉称号。

2008年“3.14”事件发生后,按照上级党委指示要求,我和战友们迅速集结,驱车赶往沱沱河站以及不冻泉、雁石坪警务区。三月的唐古拉寒风刺骨、滴水成冰,含氧量稀薄到不足内地的一半,连正常的呼吸都变成了“做功”。外出巡线时,冷风裹挟着寒气从衣领、袖口、裤脚乱钻,大家的脸颊鼻头被吹得通红皴裂,呼出的哈气瞬间凝结在眉头和睫毛上,脚下的冻土嚓嚓作响,遇到积雪较厚的地方,连抬脚都费劲。可就是在如此严酷的气候条件下,每一座大桥、每一处基站、5T机房、无人站,靠着方便面、火腿肠、饼干和矿泉水,大家硬抗了50多个日夜。因为警力紧张,很多站点只有一人驻守,白天还好,除却寒冷便是寂寞,到了晚上,荒野无人,月光倾泻在皑皑雪原上,映衬着四围雪亮,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狼嚎声,从无人站的窗户望出去,说不怕那是假的,但坚守阵地、不辱使命的信念驱使着他们将恐惧压在心底。而我在驾车分送物资的时候,每到一处,都会和坚守在那里的战友深情握手、拥抱,虽然很想陪着他们在荒无人烟的寂静中多留片刻,但我知道,只有尽快地将食物备品送到每一名需要的同志手中,才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

夜间,我驾驶着警车,载着战友们压过崎岖的便道、淌过浅浅的冰河,车外呼啸的寒风像是为我们呐喊鼓劲,满天的飞雪像是为我们献礼致意。在这片离天最近的圣地,我们凝望着穹顶之上星河流转,心中充满了力量。神秘的雪域使人肃然起敬,也让人净化心灵。此时此刻,我们都是沱沱河人,大家怀揣着对公安工作的无限热爱,义无反顾、奔赴向前。

后来,因工作需要,我调入西宁铁路公安处安检查危支队,并且在这个岗位上一呆就是近12个年头。这12年间,我依旧秉持着早已融入血脉的公安英模精神和青藏铁警精神,从一点一滴做起,决不忽略任何一个事关群众冷暖的细节,用实际行动践行“人民警察为人民”的铮铮誓言,由此获得了“崔天天”的雅称,组织也给予了我莫大的荣誉。“把简单的事情办好就不简单,把平凡的工作做好就不平凡”已然成为我的人生信条,同样,我也希望能够通过个人的一言一行让大家体味和感悟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能够如我最初所想的那样,为大家送去一份正能量!

让我深感欣慰的是,“挑战极限、顽强拼搏、团结奋进、争创一流”的青藏铁警精神如今正被铁警队伍中的新生力量所传承,也被如我一般的中坚力量所发扬。此次获得全国、全路表彰的先进集体和个人就是最好的答案!当我得知魏教导的儿子于2012年加入人民警察这支光荣的队伍,原那曲所所长田峰的女儿田金仟也毅然申请来到父亲曾经工作的地方时,我就深知,无惧无畏的公安英模精神和青藏铁警精神将代代传承、生生不息!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