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

打开电视、刷刷手机、翻翻报纸,你看到了什么?没错,熟悉的世界杯又来了。“史上最贵世界杯”“首次在北半球冬季举办”“梅西、C罗谢幕战”,不管你是不是球迷,接下来这一个月,卡塔尔世界杯将持续不断地被大家提及。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承载了许多人的青春回忆。“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话题刷屏网络,国内转播世界杯比赛的历史要追溯到1978年的阿根廷世界杯,尽管当时只转播了决赛和三四名决赛,仍然给很多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也是很多老一辈球迷对世界杯的最初记忆。

“无论多少年后,我都会记得1978年的夏天,在南京特有的炎热中,和爷爷、父亲一起守着一台9寸黑白电视,看到河床体育场漫天飞舞花雨的壮观场面,看到肯佩斯的进球和阿根廷人的狂热。这是我第一次看世界杯,电视是黑白的,记忆却不是。或者,正因为是黑白影像,更似经典作品,固执地埋在我的脑海里。”“60后”著名解说员黄健翔回忆道。

1982年夏天,黄健翔的暑假作业有一项内容是自己办一份报纸。怀着对世界杯的热爱,他办了一张世界杯特刊,上面不仅有各种新闻、人物描写、球评,还有他自己评选的最佳阵容。当时他压根没想到这份暑假作业日后会与他的工作密切相关,自己多年后竟然真的成为全国知名的足球评论员。他感叹“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的隐喻”。

2002年,世界杯第一次在亚洲举办,中国队也历史性地进入世界杯正赛,中国球迷对世界杯的热情达到高潮。黄健翔作为央视的解说员,解说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场世界杯正赛。这场比赛,也是“80后”球迷乔然印象最深刻的比赛。

“多年后,大家仍然能想起2002年6月中国队对阵哥斯达黎加队的那个下午。工厂停工、商店歇业、学校放学,很多地方甚至观赛,每一台电视机都在播放这场比赛。”在这场比赛中,乔然作为比赛的护旗手,走在前方高举中国国旗,带领球员入场。

乔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中国队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但他一直会记得中国队获得世界杯正赛资格那天,许多球迷自发走到街上庆祝晋级,像过年一样欢欣鼓舞的感觉。”乔然自己也激动得很晚才睡着,一直在享受出线的喜悦。他也同样记得在赛场,参与护旗任务的时候,激动与自豪充斥全身,并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激励着他。乔然年轻时曾是山东足球青年队的一员,后来虽未能进入职业队,但他仍然坚持踢球。这既是保留下来的一个习惯,更多的是为了心中那份热爱。

作为“90后”,受益于手机和网络技术的进步,在观看世界杯比赛过程中,移动化、社交化、互动式的趋势愈发显著。智能手机的参与丰富了世界杯的观赛方式,观众甚至可以躺在床上用手机观赛;也可以用手机发微信、微博与异地的朋友、网友一起交流实时赛况。当然,世界杯期间还会诞生诸多相关的短视频和表情包,许多网友会通过短视频和P图制作表情包的方式,将世界杯场内外事件变成茶余饭后的有趣谈资。这些新的观赛方式、比赛期间的信息分享增加了观赛视角、提升了观赛体验,让观看世界杯成为更吸引人的精神享受,也造就了这代人独特的世界杯记忆。

为何世界杯能成为难忘的青春回忆?山东理工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讲师孟婷认为,世界杯比赛是一种情感的承载。首先是共情,伴随着球队赢球或输球,观众与场上的队员和其他球迷,在同一时间释放同样的情绪,在比赛的同一时空共享这一运动的激情,进行一种正常生活中难得的情绪释放或宣泄。另一种情感是移情,观众通过观看“他者”的比赛,完成一种“自我”的想象。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像某个球员一样,在足球场上展现风采;或者发扬某个球员的拼搏精神,从而激励自己奋勇前进,克服遇到的艰难险阻。这种情感上的共情与移情,使得世界杯比赛往往能为观众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本届世界杯,备受关注的除了冠军的归属,还有生于80年代的球星,如葡萄牙队的C罗、阿根廷队的梅西、克罗地亚队的莫德里奇、德国队的诺伊尔等。由于竞技状态和年龄因素,有的将迎来世界杯舞台的告别之旅,这意味着属于这些球员的足球年代走向落幕。

当然,世界杯也是年轻球员崭露头角甚至成长为巨星的重要舞台。本届世界杯首次出现了“00后”球员,出生于2004年的欧洲金童奖得主加维已成为西班牙队的重要成员,德国队的穆科科则在开幕式当天度过18岁生日。世界杯,对年轻球员是考验,更是一战成名的绝佳机会,新一代的年轻球员会在本届世界杯的舞台上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

不论是年轻球员还是老球员,他们都在世界杯比赛中为胜利、为冠军而奋力拼搏。冠军只有一个,他们的世界杯历程注定有激情、有遗憾、有不舍,他们拼搏的场面也注定与往届世界杯一样,成为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打开电视、刷刷手机、翻翻报纸,你看到了什么?没错,熟悉的世界杯又来了。“史上最贵世界杯”“首次在北半球冬季举办”“梅西、C罗谢幕战”,不管你是不是球迷,接下来这一个月,卡塔尔世界杯将持续不断地被大家提及。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承载了许多人的青春回忆。“青春不过几届世界杯”话题刷屏网络,国内转播世界杯比赛的历史要追溯到1978年的阿根廷世界杯,尽管当时只转播了决赛和三四名决赛,仍然给很多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也是很多老一辈球迷对世界杯的最初记忆。

“无论多少年后,我都会记得1978年的夏天,在南京特有的炎热中,和爷爷、父亲一起守着一台9寸黑白电视,看到河床体育场漫天飞舞花雨的壮观场面,看到肯佩斯的进球和阿根廷人的狂热。这是我第一次看世界杯,电视是黑白的,记忆却不是。或者,正因为是黑白影像,更似经典作品,固执地埋在我的脑海里。”“60后”著名解说员黄健翔回忆道。

1982年夏天,黄健翔的暑假作业有一项内容是自己办一份报纸。怀着对世界杯的热爱,他办了一张世界杯特刊,上面不仅有各种新闻、人物描写、球评,还有他自己评选的最佳阵容。当时他压根没想到这份暑假作业日后会与他的工作密切相关,自己多年后竟然真的成为全国知名的足球评论员。他感叹“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生的隐喻”。

2002年,世界杯第一次在亚洲举办,中国队也历史性地进入世界杯正赛,中国球迷对世界杯的热情达到高潮。黄健翔作为央视的解说员,解说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场世界杯正赛。这场比赛,也是“80后”球迷乔然印象最深刻的比赛。

“多年后,大家仍然能想起2002年6月中国队对阵哥斯达黎加队的那个下午。工厂停工、商店歇业、学校放学,很多地方甚至观赛,每一台电视机都在播放这场比赛。”在这场比赛中,乔然作为比赛的护旗手,走在前方高举中国国旗,带领球员入场。

乔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中国队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但他一直会记得中国队获得世界杯正赛资格那天,许多球迷自发走到街上庆祝晋级,像过年一样欢欣鼓舞的感觉。”乔然自己也激动得很晚才睡着,一直在享受出线的喜悦。他也同样记得在赛场,参与护旗任务的时候,激动与自豪充斥全身,并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激励着他。乔然年轻时曾是山东足球青年队的一员,后来虽未能进入职业队,但他仍然坚持踢球。这既是保留下来的一个习惯,更多的是为了心中那份热爱。

作为“90后”,受益于手机和网络技术的进步,在观看世界杯比赛过程中,移动化、社交化、互动式的趋势愈发显著。智能手机的参与丰富了世界杯的观赛方式,观众甚至可以躺在床上用手机观赛;也可以用手机发微信、微博与异地的朋友、网友一起交流实时赛况。当然,世界杯期间还会诞生诸多相关的短视频和表情包,许多网友会通过短视频和P图制作表情包的方式,将世界杯场内外事件变成茶余饭后的有趣谈资。这些新的观赛方式、比赛期间的信息分享增加了观赛视角、提升了观赛体验,让观看世界杯成为更吸引人的精神享受,也造就了这代人独特的世界杯记忆。

为何世界杯能成为难忘的青春回忆?山东理工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讲师孟婷认为,世界杯比赛是一种情感的承载。首先是共情,伴随着球队赢球或输球,观众与场上的队员和其他球迷,在同一时间释放同样的情绪,在比赛的同一时空共享这一运动的激情,进行一种正常生活中难得的情绪释放或宣泄。另一种情感是移情,观众通过观看“他者”的比赛,完成一种“自我”的想象。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像某个球员一样,在足球场上展现风采;或者发扬某个球员的拼搏精神,从而激励自己奋勇前进,克服遇到的艰难险阻。这种情感上的共情与移情,使得世界杯比赛往往能为观众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本届世界杯,备受关注的除了冠军的归属,还有生于80年代的球星,如葡萄牙队的C罗、阿根廷队的梅西、克罗地亚队的莫德里奇、德国队的诺伊尔等。由于竞技状态和年龄因素,有的将迎来世界杯舞台的告别之旅,这意味着属于这些球员的足球年代走向落幕。

当然,世界杯也是年轻球员崭露头角甚至成长为巨星的重要舞台。本届世界杯首次出现了“00后”球员,出生于2004年的欧洲金童奖得主加维已成为西班牙队的重要成员,德国队的穆科科则在开幕式当天度过18岁生日。世界杯,对年轻球员是考验,更是一战成名的绝佳机会,新一代的年轻球员会在本届世界杯的舞台上尽情展现自己的才华。

不论是年轻球员还是老球员,他们都在世界杯比赛中为胜利、为冠军而奋力拼搏。冠军只有一个,他们的世界杯历程注定有激情、有遗憾、有不舍,他们拼搏的场面也注定与往届世界杯一样,成为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